Toma歌子

杂食( ´ρ`)

© Toma歌子
Powered by LOFTER

【卡貂】Trouble Maker(上)

极圈真的好好吃哦。゜(ノ)´Д'(ヾ)゜。゜


Lupicia:

*abo设定


*我在极圈安了家


*今天这俩人认识了我独自提前过年












金道英有多怕麻烦呢,如果可以不考虑实际的话,他什么工作都不想干,只想成天躺在床上,当一个无所事事的高等游民。像现在这样成为一名社会精英,绝对是好胜心在作祟,既然选择了去上班,那就要比别人优秀。


 


所以就凭这个,他金道英就得带一个新实习生?


 


他在大学宿舍群里发了个自闭的表情,那两个就像专门等着一样,下一秒就回复起来。


 


李永钦:哇哦,这位社畜终于向现实屈服了么?


钱锟:我看你实在太累的话不如请个年假出去旅游休息几天。


李永钦:找我!我随叫随到!


金道英:我老板叫我带实习生,好麻烦。


李永钦:是男的么?是Alpha么?长得帅么?


钱锟:……


金道英:男的。


金道英:Alpha。


金道英:帅。


李永钦:哇哦,快介绍给我,我可以。


钱锟:钦钦,你和你男朋友最近是不是吵架了?


金道英:帅是挺帅的,就是这小孩看起来有点傻。


 


看起来有点傻的实习生正坐在工位上发呆,金道英关掉微信聊天窗口,尽力控制自己摆出幼儿园老师一般和蔼可亲的表情,转过头问:“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么,第一天上班,你先把QQ号给我,我把咱们公司之前做过的展会策划发给你,先大概熟悉一下……”


 


金道英的话还没说完,实习生整个人趴在办公桌上,脸颊鼓鼓的,不知道在委屈什么。


 


“这个电脑和家里的长得不一样,我不知道要怎么开机。”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,勾得金道英母爱泛滥,像个老母亲一样,手把手从开机电源键教起。


 


金道英:锟啊,你在幼儿园平时都是怎么哄孩子的?


李永钦:哇哦,终于开始考虑转行了么?


金道英:你给我闭嘴。


钱锟:就赏识教育你懂么,平时注意多起表率作用,小朋友做得好要及时夸奖,不能打击小朋友的积极性。


 


短短半个月的时间,足够金道英体会到了一个母亲的艰辛,但凡工作上的事情,事无巨细,金道英都要替黄旭熙考虑个遍。偶尔也有不耐烦的时候,老板看他状态不好,发一个红包过去。


 


“他一个体育生嘛,肯定这些都不太懂的。”也就是因为他是个降落伞,不然换了别人试试,早被开除八百回。


 


金道英没什么办法,毕竟给钱的就是爸爸,除了在心里给黄旭熙贴上个“头脑简单四肢发达”的标签,也不能干出别的什么事来。更何况,对着他那张五官深邃的,典型浓颜混血脸,他也舍不得发脾气。


 


今天是金道英第一次带黄旭熙去展会现场。尽管前一天开会讲了关于展会的各种注意事项,金道英在公司楼下吹着冷风,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,看着离老远过来个穿运动服的家伙,还是没忍住把脏骂出了口。


 


坐在副驾驶位上,黄旭熙从怀里掏出还冒着热气的包子,毫不在意眼色吃了起来。


 


一时间,车里全都是牛肉胡萝卜味。金道英没说什么,只是默默按下车窗,冬日清晨的空气还算新鲜,但也冻得金道英打了个喷嚏,没办法他向冷空气投向,只好空腹忍受着包子香气的袭击。意犹未尽解决掉一个后,黄旭熙拉开运动服拉链,又从另一侧掏出一个土豆丝卷饼,辣酱的味道萦绕在鼻尖,金道英忍不住在等红灯的间隙瞪了黄旭熙一眼。


 


小朋友稀里糊涂,像上课偷吃零食被抓包一样,把土豆丝卷饼上交给金道英。“哥早上起这么早一定也没吃饭吧,这个给你,可好吃了。”


 


这么一出闹的,金道英脾气没了大半,接过早饭气呼呼咬了一大口。


 


“我不吃葱。”


 


 


 


进了展会现场的黄旭熙,活脱脱大型犬撒欢现场,见了什么都好奇,偏偏精力充沛没个老实。发给他工作证,要拎起来自拍发朋友圈;打印好的流程表,要跟其他人炫耀是我排的版;别人都忙活着迎宾,他在一边好奇中午盒饭好吃么。


 


一整天下来,金道英忙得连坐下来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,黄旭熙倒是还处在新鲜劲儿。吃饭的时候,还要给金道英讲白天听说的八卦。


 


金道英好累好累,只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眼前的实习生讲到起劲手舞足蹈的,金道英从鼻腔发出几声哼哼,权当作应和。也就是这时候,接到行政打来的电话。


 


“不好意思啊金老师,我把订酒店这事给忘了。”行政小姑娘刚参加工作,大学毕了业就结婚生孩子一条龙,都说一孕傻三年,傻不傻是不了解,容易和社会脱节倒是不假。小姑娘也挺急的,说话都带了哭腔。“您现在在会场附近还是在市区?我去用app给您找一找订房间。”


 


金道英立刻打起精神,忙着安慰行政,把实习生忘到了后脑勺。黄旭熙扒拉着盘子里剩下的唯一一个鸡翅,迟迟不好意思下筷。


 


这边酒店终于解决好,刚挂掉电话,金道英就对上一双无辜狗狗眼。“又怎么了?”他不自觉软下声音,像刚才安慰小姑娘一样,或许他哪天应该找钱锟好好聊一下,哄孩子这种事是不是也会上瘾。


 


实习生瘪着嘴,“鸡翅被我吃光了,你都还没吃几口饭,而且我也没吃饱……”越说越委屈,仿佛吃光这些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。能怎么办呢,再点一份呗。实习生一秒恢复活力,“哥,你可真好。”


 


金道英被这句夸奖搞得一头雾水,不就是多点了盘菜么,小孩至于这么开心么。


 


吃饱饭去酒店,金道英才知道行政小姑娘最后紧着道歉是什么意思。他们公司一贯对员工的第二性别没有强制公开,出差也都是单人标间,可能因为是临时订的,这次两个人住的是双人间。


 


酒店前台用打量的目光审视这两个帅哥,一个不苟言笑,另一个笑起来傻乎乎,所以现在这年头流行两个Alpha出来开房?


 


没错,尽管金道英本人十八岁成年时候,体检报告单白纸黑字写着第二性别Omega,但他真的经常被人当作Alpha。大学四年里,李永钦最喜欢用他挡不长眼的追求者,屡试不爽。他本人倒是不太介意,Omega还是Alpha都太麻烦,其实金道英最希望当个Beta,什么事都不用操心。


 


抑制剂是个好东西,趁着年轻抗药性还没多严重,金道英充分享受不收信息素打扰的悠闲日子。


 


船到桥头自然直嘛,说不上哪天就遇到合适的Alpha了。


 


金道英:万万没想到,第一次跟A出来开房,居然是我带的那个小实习生。


李永钦:哇哦,铁树这是要开花了么?


钱锟:恭喜!祝久久!


李永钦:恭喜!祝久久!


金道英:你看看你俩这说的是人话么?


金道英:出差而已!


李永钦:对不起打扰了。


钱锟:明天还要上班,先睡了。


金道英:真是绝了。


 


金道英捧着手机哈哈傻笑,这两个室友简直是他每天的快乐源泉。他们那届男Omega出奇的少,全系划拉了半天也就他们仨,本来大二说是要再住进来一个学弟,结果那个学弟有男朋友,早早就搬出了宿舍。他们这间,就成了绝版限量三人宿舍。


 


黄旭熙洗了澡出来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:金道英整个人趴在床上,像只伸懒腰的猫,深色毛衣下漏出一小截腰线,隐约看出平坦精瘦的腹肌。“我洗好了,哥要现在去洗么?”金道英不动声色收起手机,换成工作时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,脱下毛衣,露出打底的纯白色T恤,从箱子里找出换洗衣服,做洗澡前的准备工作。


 


“哥平时应该多笑笑的,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,板着脸不太合适。”黄旭熙现在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,手里拿着干毛巾用来擦头发,常年体育锻炼使得浑身的肌肉恰到好处,金道英只瞄了一眼,就落荒而逃。


 


快速躲进浴室,靠在门上长舒一口气。


 


和Alpha单独相处,真的是件危险的事情。金道英对着镜子撩起T恤,自己身上干巴巴的没有几两肉,就算是有腹肌,也是那种瘦出来的,和健身房里精心雕琢过的完全没法比。脑海里顿时回想起刚刚实习生说话的样子,一时闷热到透不过气。


 


什么垃圾酒店,散热这么不好。


 


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,金道英贴着门口冲黄旭熙喊道:“臭小子你懂什么,你哥哥我走的是神秘主义路线。”


 


趴在床上打游戏的小黄被吓得浑身一震,愣神的工夫送了人头。


 


金道英洗好后在浴室磨蹭了一会儿,他第一次经历和Alpha开房这种事情,尽管只是单纯字面意义上的睡觉,还是会不由自主想些有的没的。确认长袖睡衣把自己挡了个严严实实,才打开浴室门。


 


床上那个傻大个已经睡着了,还是半裸着上身的状态。金道英发现,黄旭熙这个人总是专注于制造麻烦,而自己,则成了不辞辛苦善后解决的那一个。这有悖于他的人生准则,可又每次都行动快于思考。金道英把被子盖在黄旭熙身上,甚至还不忘记把露在被子外的手脚摆正位置。


 


这到底和幼儿园老师有什么本质区别。


 


黄旭熙一夜睡得香甜,却是苦了金道英。


 


和人共处一室这样的意识,总是在即将浅层睡眠时投射在大脑皮层。老实讲,黄旭熙睡觉并没有什么不良习惯,比如打呼磨牙说梦话之类的,浅浅的呼吸声却在深夜格外入耳。也不知道是该批评金道英的睡眠习惯,还是这个Alpha的存在感足够强烈。明明知道第二天还要早起,数羊这种老办法根本不顶用,金道英还是瞪着眼睛捱到天边泛白。


 


最后听着音乐入睡,醒来时被耳机线在脖子上缠了三圈。


 


体育生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,金道英和第三遍闹铃作斗争时,黄旭熙已经在不大的空地做起了俯卧撑。没休息好的眼睛微微发肿,头发也是乱糟糟一团,金道英没什么精力担心自己的神秘主义人设建设失败,黄旭熙毫不避讳在他面前换起了衣服。


 


经过运动后带着薄汗的肌肉,一点点被制服套装包裹住,饶是还没多清醒的金道英,此时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脸上泛着可疑的红色,同手同脚走去洗漱,金道英心想,回去应该找老板讨个大红包。


 


这趟出差,他可能是要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
 


金道英平时不相信AO之间天然吸引力这种狗屁原理,这也是他和李永钦争论了四年的焦点话题。用他的话说,一个人,你如果没有对他有任何喜欢,怎么可能会想上床,性冲动的本质也是某种意义的喜欢。李永钦摇摇头,反正我每次都是先肾动再心动,你既然反对我的观点,那你能举一个例子么。金道英张张嘴说不出话来,他一个常年使用抑制剂又没谈过恋爱的人,上哪证明去。李永钦大获全胜,开心的不得了。


 


刷牙的时候,金道英想起这么一出,一时不知道是喜是悲。


 


早饭是酒店的自助。金道英简简单单的水果面包牛奶,和黄旭熙中式西式乱七八糟满满两大盘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 


金道英:我有一个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消息。


金道英: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


钱锟:请。


金道英:我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小实习生。(撤回)


钱锟:哦。


金道英:你今天怎么这么冷淡,来打一架么?


钱锟:这很正常啊,之前你不是说,把他当孩子看么,这个的前提就是你觉得这个孩子挺可爱,并且不烦人。


钱锟:烦人的叫小兔崽子。


金道英:今天怎么不见钦钦出来。


钱锟:你当谁都是我们这种中老年作息么。


钱锟:我劝你把关键的那句撤回,不然等他看见,你就会收到99+消息。


金道英:get


 


等金道英把目光从手机上挪开,发现黄旭熙正极力一边解决食物一边分神盯着他看。混血一双眼睛本来就生的又圆又亮,躲闪着偷瞄的模样还真是像做坏事怕被发现的小朋友。一不小心又被可爱到,金道英装作严肃,故意清了清嗓子,“抓紧时间,等下去会场又要迟到。”


 


黄旭熙咽下最后一个煎饺,指了指金道英没怎么动过的面包。


 


大意了。


 


但是关键时刻不能慌,金道英装作不知道,继续小口小口咬着面包。黄旭熙也不拆穿他,就当是多了个光明正大偷看的机会。“有人说过哥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很像兔子么?”这又是和李永钦激情辩论过的话题。


 


当时才刚开学不到半个月,随便形容一个男人像兔子,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。但李永钦偏偏不是胆小怕事的类型,举着手机上找到的兔子进食视频放在金道英脸旁边,“你们评评理,根本就是一模一样嘛。”金道英没理他,把零食咬得更起劲。


 


上次被说像兔子,金道英气得想把李永钦一脚踹出宿舍。但现在,非但没生气,还有几分不好意思。


 


金道英默默啃面包,心里把实习生骂了几百遍:小小年纪的,从哪学了这么多套路。吃光了面包,还要消灭一杯牛奶。“好了,主办说车已经到楼下了。”金道英用手背抹了抹嘴角,起身就要下楼。


 


“哥,等一下。”金道英还以为黄旭熙忘了什么事,刚要装模作样教育几句。


 


手指在嘴角的触感格外鲜明。


 


像没发生什么一样,黄旭熙长腿一迈,超过愣神的金道英走在前面。“哥怎么还在发呆,不是说车已经在楼下了么。”说完,胳膊把金道英整个人捞过来,使了些力气,半抱着人往电梯口走。


 


金道英大脑几乎是完全停止运转,他不知道应该做出些什么反应,直到进了电梯,才用力甩开黄旭熙搭在他腰上的手,装作整理西装的样子。


 


果然,如同钱锟所说的,临近中午,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到大腿几乎发麻。


 


李永钦才睡醒。


 


李永钦:我错过了什么?


李永钦:怎么还撤回了,能不能做个人了?


李永钦:锟呢,给我出来!


李永钦:金道英我是不指望了,问他都不如问我自己脚后跟。


李永钦:人都哪去了?


李永钦:你们都起那么早,一看就是没有性生活的人,大周末的,不睡觉难道还起床做早操么?


钱锟:阿营找我咨询了一下情感问题。


李永钦:什么玩意?你俩不是说半天带孩子的事么?是他未婚先孕了,还是金道英胆子大了头一次开窍就打算恋童。


金道英: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说的就是你。


李永钦:闭嘴吧,你这个恋童的变态。


 


出差结束后,金道英除了收到老板的大红包外,还迎来了难得的两天休息。对于展会策划狗来说,假期这东西绝对属于可遇而不可求,赶上最近没什么单子,才能忙里偷闲。对于金道英来说,休息的真谛,自然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
 


要不是第二天晚上李永钦非要来看看,他能做到24小时与床不分离。


 


李永钦闯入金道英家第一件事,就是把这人从床上拽起来,拖进浴室洗洗涮涮。等金道英穿好睡衣裹着珊瑚绒小毯子坐在沙发上,李永钦已经正襟危坐,不知道还以为他是来干嘛的。


 


“钱锟已经跟我老实交代了,我觉得你现在的状况特别需要我,给你做感情顾问。”


 


李永钦信誓旦旦,金道英差点儿就信了,毫不留情怼他,“你一个没心的冷漠男人,跑我这装什么多情种。”


 


俩人在沙发上笑成一团。


 


最后开开心心叫了小龙虾外卖,下载了没时间一起看的电影。这样一来,造成的结果就是,第二天上班差点迟到。


 


尽管滴酒未沾,却比宿醉还要难受。左边太阳穴突突跳着钝痛,眼皮上像是压了千斤的铁块,黑眼圈耷拉到鼻尖,总之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舒爽地方。好在这两天没什么大单子,金道英也就放心大胆摸鱼。


 


拎着杯子溜达到茶水间,里面影影绰绰看起来人不少,金道英想着肯定没热水,就靠着们准备打会儿瞌睡。


 


茶水间里似乎正在讨论什么,听声音应该是几个实习生。金道英没有要偷听的意思,只是刚好这些小朋友丝毫没有在人背后说闲话的自觉,音量比在会议室被点到名字还要打。只听到几句,通过几个关键词,金道英意识到,话题中心人物似乎是他自己。


 


“我们公司为什么不公开第二性别啊,毕了业以后交际圈子越来越窄,本来还打算谈个办公室恋爱简单方便,现在这么一弄,谁知道坐你对面桌的到底能不能下手。”


“不公开第二性别是怕有性别歧视吧。”


“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觉得会有性别歧视,我服了。我看Alpha才是弱势群体吧,搞的好像是个O发情A就抢着去上似的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哈,你这话说的,暴露你自己了。”


“说起来,我们公司里面没几个Omega吧,那几个大前辈看起来都像是A。”


“这就难知道了,抑制剂一用上,人人都跟Beta似的。”


“我看那个金道英前辈就不错,帅,还有才,你说我去追他,有多大概率能成?”


 


是黄旭熙的声音,“就你,做什么白日美梦呢。道英哥那么优秀的Alpha,青年才俊的,配你一百个都绰绰有余,有成天胡思乱想的工夫,不如一会回去先把你桌上那一摞子客户资料整理出来再说吧。”


 


金道英不小心笑出声来,茶水间里的八卦群众集体收了声。


 


他不是因为黄旭熙猜测他是Alpha这件事笑,而是,他一个体育生,居然能用上这么多成语,看来平时还是小瞧他了。


 


速溶咖啡看来是喝不上了,金道英下楼买了两杯星巴克。


 


自己的是拿铁,剩下的一杯星冰乐放在黄旭熙工位上。虽然不清楚他会不会喜欢,下意识就按照小孩子口味去准备了。钱锟说的没错,当孩子照顾的前提是,黄旭熙在他心里,就是个长不大的小朋友。


 


总是制造麻烦,又意外的讨人喜欢。


 


 


 


时间没有停歇,一转眼就到了是新生转正的日子。黄旭熙他们这一批,无一例外,都成了正式员工。


 


下班前,老板在群里宣布,晚上团建聚餐,除了极个别特殊情况外,必须集体参加。金道英本来想着,发情期前,保险起见不然还是找个借口在家躺着算了。结果看到黄旭熙一听说聚餐,两眼放光,恨不得立马关电脑走人。把小朋友扔下自己回家也不是那么回事,金道英往包里装了瓶抑制剂,硬着头皮打卡下班。


 


金道英一直听说黄旭熙能吃,平时工作餐也就是还好的程度。今天晚上不一样,黄旭熙坐在他旁边,每次自己夹完菜,还要顺手给他添一筷子。这顿饭从一开始,他面前的小碗就没空过,最后更是堆成满满的小山。


 


“大家先静一静。”老板起身讲话时,黄旭熙嘴里啃着排骨,筷子停在伸向盐焗虾的半路上。金道英的手在桌布的掩盖下拧了黄旭熙大腿一把,筷子才乖乖落在骨碟上。“在今天这个场合,我要向大家宣布两个消息:一个呢,是我们的创意总监小赵,经过五年的爱情长跑,终于和准备和男朋友修成正果,但同时也只能无奈地放弃了我们这边的工作;另一个呢,自然是关于新的创意总监,经过总公司的讨论决定,由小金来担任。”


 


鼓掌声中,金道英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被人起哄着讲几句,也只是说些客套话。


 


他工作的确认真,但金道英自己知道,他对这份工作并没有过多的情感。现在能够做到全身心的投入,甚至当初让他带实习生,说白了,也只是因为有份可观的薪水。也许哪天找到更清闲薪水更高的工作,他也会毫不犹豫直接辞职。所以这次升职,对金道英来说,只意味着更多的麻烦,更多的薪水,仅此而已。


 


还有些微的负担。


 


已经有和他关系的不错的同事端着酒杯来找他敬酒,愣着也不是办法,金道英强摆出笑意,和人推杯换盏。这都是上班这些年练出来的,社会上没人在意你会不会喝酒喜不喜欢喝酒,反正就这么一杯,不喝就是不给面子。


 


黄旭熙也挺高兴,同期实习生起哄,叫他也去敬杯酒。“我以茶代酒吧,今天开了车过来的,扔在这明天还要再来一趟。”黄旭熙给自己倒了杯茶,金道英见状,也拎起啤酒瓶,却被黄旭熙按住了手,“哥就别再喝了,我又不差这一杯酒。”啤酒喝急了也容易上头,金道英发觉自己竟生出一种孩子长大了般的欣慰。


 


“他们叫我过去聊天,哥有事找我。”黄旭熙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,跟着其他实习生往别的桌走去。


 


这时候,金道英突然生出几分莫名的胸闷。他把这归结于酒精摄入的缘故,或者是眼见着孩子长大带来的失落感。


 


黄旭熙在同龄人中间时,和在他身边完全看起来是两个人。年轻帅气的Alpha,站在人群之中总是尤其显眼,说起话来活力十足,再加上略显夸张的肢体语言,使他一直是实习生当中最令人瞩目的一个。这让金道英意识到,即使当初没带黄旭熙,恐怕他也会被这样的人吸引。人总是习惯性追逐光明,黄旭熙,就和他的名字一样,是太阳一样温暖的人。


 


同事还陆续往他这边来,有敬酒的,也有单纯过来聊天的。


 


金道英不得不打起精神。


 


这次过来的是当年的同期,年纪比他略大,本来也应该是这次晋升的有力竞争人选。抱着一瓶新开的干红,走到金道英面前就是连干三杯,一副知心朋友的口吻,“道英啊,咱俩一起进公司这么些年了,你这次当上创意总监,我是真心替你高兴,我干了你随意。”金道英最讨厌在酒桌上听到的一句话,眼下的状况是能随意的状况么。


 


结果红酒,心里还是有一秒动摇。自己什么酒量自己心里最清楚,单喝啤酒金道英没太怕,只是两掺,多半是要凉凉。


 


不得志的同期还在盯着他看,大有你不喝我就不走的架势。


 


说白了,这人就是找他来撒气的,金道英心里明镜。能有什么办法,这顿酒不喝,说不定以后办公室里有他受的。喝吧,不就是三杯么,能换几天安生日子好像也不太亏。金道英不慌不忙去拿了三个空杯,挨个倒满。


 


“你敬我三杯,我也还你三杯,谢谢你的好意,我也祝你今后工作顺利。”话说到这个份上,希望有的人能明白,用空惦记同事,不如多加班熬夜把狗屁不通的策划书改个十遍八遍。


 


酒劲上来很快,金道英几分钟后就意识到这样做有多冒险。


 


头晕,四肢无力,浑身发热。


 


他想起包里的那瓶抑制剂,但现在显然于事无补。再呆上几分钟,这里会被白茶味的信息素包围,全公司上下也即将知道他金道英是个如假包换的Omega。


 


手几乎拿不稳手机,金道英声音却是如常般平静。


 


“旭熙,我身体不太舒服,方便先送我回家么?”


 


金道英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,才脱力般瘫坐在椅子上。


 


这下,事情变得麻烦起来。



评论
热度 ( 72 )
  1. Toma歌子Lupici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极圈真的好好吃哦。゜(ノ)´Д'(ヾ)゜。゜
TOP